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六和彩出码表 >

苏炳添眼中的“苏神”凭什么?

时间:2021-12-08 17:1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也正因如此,在本届东京奥运会中,以9秒83 的成绩闯入百米决赛、打破亚洲历史纪录的“亚洲飞人”苏炳添,被视作当之无愧的“苏神”。

  一个从出生开始,连走路都成困难,却在后来成为短跑选手,并获得世界冠军的人。

  2021年8月24日,东京残奥会正式开幕。苏炳添发的一条微博,让大家对他口中的“苏神”,产生了好奇:

  “大家都叫我苏神,我心目中也有一个‘苏神’,他叫苏桦伟!今天东京残奥会开幕,让我们为所有的中国运动员加油!同样的金牌,残疾人运动员值得更多喝彩!”

  “我叫阿贞,26岁那年,我生了个儿子,他有痉挛。我以为,他以后都要走得比别人慢,(谁知)最后,他跑得比别人快。这就是我的儿子:苏桦伟。”

  香港伤残人士体育协会的教练潘健侣,来到比赛跑道的一旁,默默注视着每一个奔跑的少年。

  全香港的特殊学校,每年都会联合举办一场田径运动会,一方面是为了让学生强身健体,另一方面也是为残奥会选手的选拔做准备。

  两年前,在1992年的巴塞罗那残奥会上,中国香港代表队本来有希望获得男子4×100米接力赛的冠军,但却因第一棒、第二棒的选手在交棒时出现失误、不慎跌棒,最终与第一名失之交臂。

  两年后,也就是1996年的亚特兰大残奥会,是香港代表团弥补遗憾的机会。但其中的一位队员,因为岁数过大已经退役,无法继续参加比赛——

  眼前,在这场校运会的男子4×100米接力赛中,一位13岁的少年,引起了潘教练的注意。

  不少医学界的教授都来研究这个病例,医生最后得出一致结论:这个孩子就算抢救回来,也要被家里人照顾一生一世,这辈子能不能站起来,都还是一个问题。

  苏妈妈给他取名叫“苏桦伟”,是希望他能成长得像白桦树一样伟岸。但他却连走路都成困难——在4岁以前,苏桦伟都学不会走路,每天例行的服药、打针,让他哭得撕心裂肺,也让家长心疼不已。

  苏桦伟学不会走路,苏妈妈就一步步慢慢教;助听器的价格太昂贵,一套要两万多元,苏妈妈就先买一只,能听一边是一边;苏桦伟讲话迟缓,苏妈妈也乐观看待,将其视作优点:

  “我的孩子有个优点,就是特别少说错话——因为他说话时,好像领导人一样,慢条斯理的。”

  就这样,苏桦伟慢慢学会了走路,并在一所伤残人士学校——香港红十字会雅丽珊郡主学校(Hong Kong Red Cross Princess Alexandra School)开启了自己的读书生涯。

  代表学校参加联校运动会的他,在跑道上一口气就将其他选手甩出一大截,并因此获得“常胜将军”的称号,甚至还有同学向老师申请不与他同场比赛。

  “这个小孩很有斗志、很有火、跑步频率很高”——苏桦伟的跑步天赋,也被潘教练看在眼里。

  比赛结束后,潘教练把苏妈妈拉到一边,问:有没有兴趣让你的孩子加入特训队?

  苏妈妈决定先问苏桦伟的意见。她提醒苏桦伟,参加特训可能会很辛苦。苏桦伟大声说自己不怕辛苦,就这样进了残奥会的特训队。

  这一次,他和团队一起拿下了男子4x100米接力(T35-38级)比赛的金牌。

  在特殊学校读书的时候,苏桦伟的运动量其实很低,经常“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”。

  但是自从加入残奥会的特训队,他每周要参加三天训练、每天晚上要练习三个小时——如此高强度的训练量,让他萌生了退意。

  在训练过程中,苏桦伟常常偷懒:教练让他跑三圈,他要讨价还价,改成跑两圈;教练不同意,他就跑两圈、走一圈,蒙混过关。

  当时奔着残奥会金牌去的队友,看到这一幕恨铁不成钢,巴不得让他离开,但又因为比赛队伍“三缺一”,没有选择的余地,只能软硬兼施,让他留下。

  即使在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上,团队拿下了男子4x100米接力(T35-38级)比赛的金牌,苏桦伟也没有意识到这枚金牌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他们(队友)很开心,但我已经跑到全身无力,只想回去休息。没想到拿了奖之后还要绕场一周,我心想:不是吧?还要再来个400米……”

  “我喜欢跑步时的速度感,以及风吹过脸颊的感觉,我要继续跑下去,直到跑不动的那一天为止。”

  在1998年的残疾人世界田径锦标赛中,苏桦伟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枚个人金牌。这也让他意识到一件事:原来只要肯努力,就可以达成目标。

  找准人生目标的他,开始认真起来,每天放学后准时搭乘8号巴士,前往体校进行训练——

  由于患有肌肉痉挛,苏桦伟的平衡力相对较差,他就每天练习跑楼梯,并反复拉筋、按时理疗;由于身体因素,他没办法完成掌上压(俯卧撑),就改成用跪着的姿势做,所有的队友陪着他一起做;

  由于患有弱听,他听不到起跑的枪声,经常要等别的运动员起跑才反应过来,于是他反复练习起跑姿势,希望能够缩小与他人的差距……

  苏妈妈始终陪伴在苏桦伟左右。他的大脚趾跑到指甲脱落、血流不止,苏妈妈就一遍又一遍地帮他消毒上药;学校也为了苏桦伟破例,允许他延迟交作业的时间,以专心练习跑步、应付比赛……

  这一次,他一口气报齐了100米、200米、400米、4X100米和4X400米的比赛项目。

  2000年悉尼残奥会,苏桦伟拿下了男子T36级100米、200米、400米跑的3枚金牌,并和团队一起拿下了男子4x100米接力(T35-38级)铜牌——

  那一年,苏桦伟刷新了当时的残奥会世界纪录,震惊了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,也成为全中国人眼中的“神奇小子”。

  同样被震惊的,还有坐在看台上、看完比赛全过程的中国残奥会形象大使刘德华。

  他用DV拍摄了苏桦伟在400米决赛中的表现,并为他的“逆袭”感到欣喜: “一开始他真的是最慢的一个,到后面200米,却逐渐超过别人,拿到了冠军。”

  苏桦伟做梦都想参加北京残奥会。毕竟,这次的残奥会,主场是中国——能在自己国家的赛场上夺得金牌,将是一件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!

  2002年,苏爸爸因为工伤提前退休。从那以后,住在公屋的一家四口,每年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,就是政府发放的3000港元残奥运动员补贴——

  同样是拿到奥运会金牌,健全的运动员可以获得300万港元奖金,残奥会运动员只能获得30万港元奖金。在当时,同工不同酬的问题,对苏桦伟来说,是一个不折不扣、冷冰冰的现实。

  2004年雅典奥运会结束之后,苏桦伟也正式从学校毕业,无法再拿到每年5万港元的奖学金。

  于是他便萌生了放弃比赛、打工养家的想法,但由于自己是残疾人士,也没有大型公司愿意请他工作,摆在他面前的只有苦活、累活。

  在这里,他每周有三天的时间可以提早下班,接受残奥会的体育训练;因为参加比赛或出席活动请假,公司也不会扣他工资,反而能获得一定的奖金。

  由于患有腰伤,苏桦伟要服止痛药训练;家里没有多余的钱,医生说苏桦伟缺铁、要多吃牛肉,苏妈妈就会到楼下的辉记鲜肉档,买一些半肥瘦的牛肉,把它切烂后再摊平,一份肉吃两顿,想方设法为苏桦伟补充营养,备战北京残奥会。

  2008年北京残奥会,在国家体育场举行的男子200米(T36)的决赛中,苏桦伟以24秒65的速度夺得金牌,同时也打破了该项目残奥会的世界纪录。

  苏桦伟憨憨地摸了摸头,笑着说:“我可能会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,有空的时候跑跑步,捉下精灵(一种游戏),做个宅男,打打电子游戏咯。”

  如今的他,在香港的残奥会办公室担任一名技术专员,似乎和普通打工族一样,没有什么分别。

  对他来说,这里的“赤道”,不是地理意义上的赤道,而是他脚下的赤红色跑道。

  在这条赤色跑道上追梦的他,让我想起了一首歌:《追梦赤子心》。这首歌中的歌词,天一图库印刷区557,或许可以被当作是苏桦伟短跑人生的一个注脚:

 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/ 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 /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/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

  向前跑 / 迎着冷眼和嘲笑 /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/ 继续跑 / 带着赤子的骄傲 /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/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